资讯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动态 >> 工作动态




校友专访|胡忠:奉献爱心 播撒希望

2022年09月05日 10:03  点击:[]次

胡忠,重师87级化学系校友。胡忠和妻子谢晓君原本都是成都一个学校的老师,2000年胡忠看了一篇关于甘孜州康定县塔公乡一所孤儿学校急需老师的报道,动了支教的念头。得到妻子的支持后,2001年夏天,胡忠孤身一人到四川省甘孜州第一所全免费、寄宿制的民办公助福利学校——西康福利学校支教,成为了一名志愿者。此后的胡忠,拿着每月微薄的生活费,开始了照顾学校上百名孤儿的生活。2003年,在丈夫的召唤下,妻子谢晓君带着3岁的女儿也来到这里支教。

胡忠和谢晓君夫妇将爱传递给了这些缺少亲情的孤儿,他们用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21年时光在塔公草原陪伴着这些孤儿们长大成人,他们改变着孩子们的命运,孩子们也成就了他们的赤诚。20122月,胡忠和谢晓君夫妇入选“感动中国· 2011年度人物”。颁奖词这样写道:“他们带上年幼的孩子,是为了更多的孩子。他们放下苍老的父母,是为了成为最好的父母。不是绝情,是极致的深情;不是冲动,是不悔的抉择。他们是高原上怒放的并蒂雪莲。”



牟萍主任:

胡老师,今年重庆师范大学启动了校友大回访,孟小军副校长带队一行专程来看望您。胡老师坚守在甘孜州康定县塔公乡西康福利学校21年,非常辛苦。您是我们重庆师范大学87级化学专业,毕业之后回到了成都一个学校教学,2001年选择到康定的西康福利学校支教。您当时是基于什么样的动力或者理由而做出这样的选择呢?

胡忠:

我们在重庆师范大学读书的时候,我们所学的知识文化、教师的职业信念、职业信仰已经深深埋在自己的心底。我在重师毕业的时候就有过到甘孜等比较艰苦的地方去工作,把自己所学以及学校教给我的做人、辨明是非、习惯养成等全部传授给更需要的孩子的想法。后来在成都工作了几年以后,自己内心想当一个对孩子成长真正有价值的老师的信念。当时在报纸上看到了百名孤儿盼教师的报道,康定有一所孤儿学校,做志愿者的很多,但是留下的很少,而且在社会上也聘不到老师。我和我爱人一起到塔公草原旅游时拜访了这所学校,了解了学校的情况和各种各样的现状之后,我们就商量,我可以选择来支教,所以我就停薪留职过来了。过来后发现这个地方的教育很落后,因为内心的职业使命感和教师情结,要求自己坚持再坚持、继续又继续,所以一不小心就头发白了,20 多年就过去了。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到这里来,当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师,因为这个地方的孩子们需要我。当站在讲台上面对这些无知、无助、需要你去引导、去帮助的孩子时,我们把自己所知所学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他们,服务于他们,让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知道怎么做人,知道怎么做事,将来用一种很自信、很阳光、很上进的心态融入到社会中去,我觉得就非常好。所以我们这种坚持,我到现在还一直认为非常值得。

牟萍主任:

您这种无私的奉献,这种大爱的精神,这种对教育的使命感,非常值得我们敬仰。您作为重庆师范大学的毕业生做出这样的选择,您觉得母校在您的人生培养中有什么样的价值引领呢?

胡忠:

我觉得我们这样一个国家、社会,尤其是我们中华民族,传承的就是一种家国情怀的精神。我们从小到大,对未成年人也好,对青少年也好,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引导、教育的影响的话,即使我们年龄到了一定的岁数,也意识不到我们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里。我们好像就自然的拥有国家给我们的条件、社会给我们的服务,包括我们母校,我们的家庭。回顾我的成长,我觉得第一,家庭教育。父母怎么做人?他们的价值观是什么?他们在社会上工作、为国家做事,是什么样信念在支撑?这对儿女的影响是很重要的,所以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

第二,学校教育。我是在一个很普通的工厂子弟校从小学读到高中,87年考上了重师,当时是重庆师范学院。到了重师之后,就像换了一个世界,各种各样的文化、生活、人与人的交流,给了我一个很广阔的平台。学校就像温暖的家,辅导员、老师、室友以及同学之间非常的团结、友好。我平时特别喜欢踢球,喜欢弹吉他,喜欢画画,也喜欢写点什么。那时的重师,老师们给我们安排的课后文化活动非常丰富,很多是我从小学到高中从来没参与过的。重师一直以来比较注重师范生的技能培养,比如上台演讲。我记得我第一次上去表现的时候是倒数第一,上台后脸红的说不出话来。自己从小学到高中没有这样的机会,所以当自己进入大学之后,有这样的机会的时候,就很想去体验,虽然这个体验不是很成功,但是却让自己感觉作为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还有很多需要去锻炼和实践的东西,这方面我非常感恩重师对我的照顾和养育。虽然短短的四年,但是在我的生命中,我今天之所以能够站在这儿接受你们的专访,跟你们聊天,也是因为我从重师学到了很多做人做事方面的知识和能力,自己再带着这些知识和能力到社会和工作岗位上去摸索、去验证、去提升,这是一个自我提升的过程,也是终身学习的过程。如果没有重师给我的基础,可能我现在的生活和工作完全是两个天地。

牟萍主任:

您在大学四年期间有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老师、同学或者什么成功的案例,对您未来的人生规划或者说整个人生的成长历程有非常大的影响?

胡忠:

我是重师87级化学系的,当时辅导员老师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工作,参加一个公益活动,去照顾我们校园外面的一位孤寡老人。虽然是一个小小的公益活动,但意义非常的重要。因为我们当老师,首先强调的是道德情操、仁爱之心。将来有一天我们是要把自己内在的知识文化、自己做人方面的一些好习惯传授给孩子们的。在大学里面有这样的机会做一点公益的话,就可以挖掘自己内在的对仁爱以及道德情操的追求。我觉得学校安排这样的公益活动非常有远见。一个老师如果对自己的学生没有爱心、没有责任心的话,他的工作要做好是不容易的。

牟萍主任:

教师是一份崇高的职业,您2001年到西康福利学校工作,到现在已经21年了。21年来,您是克服了很多很多的困难,把您和您夫人最青春的20年奉献给西康福利学校。在这21年里,您觉得您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最大的收获又是什么?

胡忠:

我觉得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要是一个合格的中国人,就需要为自己的民族和国家的未来担当一点,付出一点。我们的成长跟国家、社会,包括我们的同胞们、我们的人民对我们的保护、关心和支持是分不开的。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有一颗回报之心。我当初之所以来支教,是因为有这样一种信念:哪里最需要老师就到哪里去。幸运的是我的妻子很支持我,所以我们两个人这么多年相互支撑、相互鼓励,一起走到现在。20年的工作中,我觉得困难最多的不一定是在物质生活条件方面。我自己内心认为教师不能为了自己过得好一点,就尽量选择到城市、到物质生活便利的地方去。教师肩负着一种传承,教师的职业不光是要教学生做题、做事,还要教学生做人。中国人做人,有他的传统和文化。我从小到大经历过的教育也好,影响也好,包括我自己工作之后接触的文化也好,对我的启发和帮助是非常大的。当然,我在重师四年丰富的文化生活,让我也看到了很多优秀的学友和老师,他们是怎么奉献的,他们是怎么在困难的条件下坚守自己的初心。因此,各种各样的影响让我在看到这些孩子没有老师的那一刻,想到他们都是我们的同胞,我可以为他们做点什么,就做了。做的过程中有没有纠结呢?我觉在精神方面的就是要靠自身的信念支撑,这个是需要自己跟自己较劲,这个过程是一个必要且漫长的过程。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有怎么样一个信念、价值观,都会传递给学生,我们现在也在强调文化自信,所以在边工作边带学生的过程中,我也要继续学习了解我们的文化。我们在办学理念、立德树人、素质教育等等一些非常好的指导性的东西,我们都要去好好的、认真的、不折不扣的去落实。有了这样的文化,自己就知道该怎么做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该怎么做一个真正在意义和价值上为社会做点贡献的普通教师,也就知道了怎么当一个普通的基层教师。

牟萍主任:

您是2001年到的西康福利学校,然后2003年您夫人谢老师也带着三岁的小女儿来到您身边,所以你们的事迹感动了所有人,2011年你们获得了“感动中国· 2011年度人物”。作为母校的老师,这些年来您的事迹感动了我们,也感动了全中国人。您觉得这样一种荣耀给您的人生带来了一些什么样的影响呢?

胡忠:

我觉得党和国家给了我们在社会各个基层工作的同志们一个展示的机会。我和谢老师入选的时候,我们不相信自己能够评选上,因为我们做的事情是全国所有的老师都在做的,只不过我们选择了一个我们自己愿意来的一个比较偏远的地方而已,所以我们没有特别在乎是否能得到这个荣誉。得到这个荣誉之后,一直到现在,我们的工作生活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变化。因为国家的关怀,政府的支持,恢复了我的教师身份和工资待遇,从以前的300元的支教生活补助变成3000多了,到现在工资还在慢慢涨,所以非常感恩自己的国家,感恩自己的政府,虽然自己在山区里默默的做这些我认为很小的事,但是通过国家这样大的一个平台,把我这一点小小的事情放大给同胞们看,放大给我们社会上所有的朋友们看,我自己觉得还是很惭愧,因为并没有做出很了不起的事情。因此我们觉得我们身上可能代表的就是我们国家,我们的党和政府,他们为了偏远地区的教育不断地在想办法,不断地在投入。我们也是在党的好政策的指引下,或者说在这个时代的感召下,做了一点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我认为当老师是一个终身的职业,他的终身之处就在于你自己的内在的提高,它是没有一个底的,你要不断的提升自己对教育、对育人的信念支持和价值理解,不断的去鞭策自己,去努力去学习。

牟萍主任:

我们经常说平凡中体现伟大,其实你们夫妇能够21年坚守在这么偏远的地方,而且我们昨天到今天两天已经体会到这种不容易。成都条件非常好,您放弃了工作,这个行为已经感动了很多人,而且你们带着年幼的孩子在这里一待就是21年。您刚才谈到做一名人民教师,要教学生做人做事做学问。现在您是这个学校的校长,我们经常说校长是一个学校的灵魂,那么从一名普通的教师到校长这样一个身份的转变,您觉得应该怎么样去引领我们未来福利学校的发展呢?

胡忠:

我们学校目前还好,党和政府、本地的教育部门、行政部门对我们是非常支持的。虽然今年面临民办转公办,但是我们这样一种办学模式还会在政府的支持下延续下去。我觉得不管是当一个校长还是当一个普通的在岗教师,肩负的责任首先是要把孩子教好。就我自己而言,校长他不是一个权力的校长,他是一个带头人,得实实在在的这样去想这样去做,让那些年轻的老师看到,你就是这样在做,而且你做的是表里如一,那么就有可能带动后续进来的年轻的教师,他们也能够扎根在这里,坚守在这里,奉献在这里。假如说校长只是起一个安排的作用,我不是很会当这种校长。所以我就一般来说,更多的是榜样的引领,更多的是我要深入到学生中去。学校是拿来干什么的?是教育学生的,而不是教育老师的。一个从事教育工作的人,你进入学校这个平台,尤其是我们这样一个福利性的学校公益平台,那么你就必须意识到你面对的孩子是怎么回事,你是否愿意把自己放下,把孩子当成最重要的一个关注对象去为他们服务。而且这个服务的时间不是一天两天、一学期两学期,它是10多年,一轮就是十几年,你要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如果没有一个坚定的初心,在这样一个偏远的山区,一所小小的学校里面是待不住的。所以我们这个学校就比较特殊了,我扮演的角色就稍微多一点,但是老师们也很给力。

牟萍主任:

您培养的学生现在也有很多回到了这个学校继续担任教师,您刚才说的就是价值的引领和榜样的力量,重庆师范大学这些年每一年毕业的学生,我们也在引导他们到基层去,到西部去,到边疆去,扎根西部教育,扎根基层教育,能够为我们乡村教育做一些奉献,这个方面能不能给我们在校的学弟学妹们一些建议或者是一些寄语呢?

胡忠:

我觉得第一,家国情怀一定要培养。如果没有家国情怀,那就是对自己民族的文化没有信念,没有自信,那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是不太容易的。因为人是跟着习惯走的。比方我们在重庆这样一个大都市,我们祖祖辈辈都在这生活,突然说有一天家里面的人支持你到山里面去,这是不容易的。为什么呢?因为它是一种家庭延续的一种习惯。所以首先我自己是这样认为,当老师在哪都可以当,但是不要认为到山区来当老师,或者在都市当老师,两个老师就有高低之分,这是没有的。你的精神信念如果是为自己,在都市当老师是当不好的,在乡村当老师也当不好;你的精神信念如果兼顾国家、兼顾他人,尤其是为我们这个民族一代一代的未成年人,想把他们教好,想让他们的未来更美好,同时让这个国家民族更好的话,在都市也好,山村也好,在哪儿都能够把孩子教好。

牟萍主任:

我们今年毕业的学生,看了您的视频之后真的很受震动,大家当时都热泪盈眶,因为觉得真的是很不容易。今年校友办启动了校友行动计划,包括能量汇聚和薪火相传。我们希望重庆师范大学作为母校,我们能够更多的去关心校友,去服务校友,然后去关注他们的成长,能助力他们的成长,当然也希望校友能够助力重庆师范大学的发展。我们也在思考,未来我们也希望除了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的关心我们胡老师之外,还能和你们学校建立一个链接,比如说把我们学校的资源能够通过网上的图书馆开放,还有我们未来有机会的话,我们学校社会实践的学生也能够到你们学校来。您觉得从校友这个层面,对重庆师范大学的校友工作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希望怎样更好地服务校友?

胡忠:

我们校友会做得很好了。我在这么偏远的地方你们都来看望、关心我们,我们校友会工作做得非常好了。校友会好在哪里呢?我的看法就是它能够把我们重师的这种教育的理念传递,为了国家的富强、为了人民的幸福,我们就办好人民需要的教育、满意的教育。我们怎么去追踪或者说继续去鼓励我们毕业的学子扎根在祖国的各个地方,把我们的后代子孙教育好,这样一个难得的、非常好的初衷初心,重师校友会坚持这样做,在各个地方都在建立校友会,我觉得是非常好的。校友会更重要的是为大家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我们作为普通教师的经验也好,体验也好,相互交流、相互支持、相互鼓励,我认为这是校友会比较重要的一项工作。

牟萍主任:

我们想请胡老师回校,给我们的在校的学弟学妹们做一个专题的讲座。因为我觉得您这些年来扎根到这个地方,您的这种人生经历,它能够对我们在校学生有很好的价值引领,我们后年就是70周年校庆,重庆师范大学这些年的发展非常的快速,也取得很多业绩,当然这也离不开我们校友的助力。那么在这里您觉得对学校未来的发展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胡忠:

我自己能为母校做的事情是很有限的,如果学弟学妹们看得起我这样一个乡村的老教师,愿意听我聊聊天,说说自己一些感受的话,我是非常乐意的。一个人从小到大贯穿的教育,如果有正确的三观教育贯穿,对未来成长的效果才会非常明显,我能为学弟学妹们做些什么的话,我愿意尽力去做。很多时候我们作为从事教育职业的人,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所谓的教育绝不只是外在引起改变,它一定是发自内心的、通过外在的影响引起内在变化。如果没有发自内心的变化,你想做一个什么样的老师?你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没有这样一个内心需求的变化的话,外在没有多大的办法。所以如果跟学弟学妹们交流,我会跟他们在内在驱动方面交流一下意见,分享一点我的感受。

上一条:“语”你一见倾“新”|“能量汇聚·薪火相传”迎新季活动圆满结束 下一条:校友专访|黄剑东:积极乐观 坚守底线